>>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上林 > 上林文化

祖孙三代追艺梦

来源:上林时讯 时间:2018-03-16 09:25 作者:唐启斌 点击量:6764 字体:【 】 | 推荐给好友 | 打印


当下,因网络技术高速发展,生活节奏不断加快,练习书法的人越来越少,祖孙三代爱好书法更如凤毛麟角。澄泰乡大坡村板江庄覃启猷一家祖孙三代四人痴迷书法,在全县的书法摄影展览活动中,经常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和别样的作品,因此他们也成为上林书法界的美谈。
六十古稀   重拾起毛笔练字
今年元旦,在我县首届书画展上,一幅《兰亭序》临摹作品笔法细腻,结构精美,吸引了观众的眼睛,大家惊叹的是作者竟然是一位86岁的老人。
这位老人名叫覃启猷,是上林老年书画研究会原会长。覃老自幼酷爱书法,经常临摹祖父楷书遗作,读小学时曾获得全乡书法比赛第一名。他1952年参加工作,因工作繁忙,几乎不得练字。1992年退休后才重新拾笔练字,圆儿时之梦。
起初,覃老想学书法,老伴直摇头,担心练字会搞垮身体,因为他本身就患有颈椎病、脑动脉硬化等疾病。后来,覃老把练书法能怡情养性、延年益寿的好处讲给老伴听,她才消除顾虑鼎力支持。当时,远在武汉学习的二儿子,得知这一消息很高兴,立刻给父亲寄回书法字帖。
俗话说“六十学古手”。刚练书法时,覃老手腕生硬,方法欠佳,练了好久,字还是写不好,但他从不灰心。他博览群书,研究书论,严格按照行家建议,二十多年如一日坚持练字,书艺才有很大的提高。
覃老说,受到唐代书法家虞世南“被中画腹”学书法故事启发,每天走路散步时,他常常用手指对空比划,揣摩字体结构;上床休息时,满脑子都在想怎样写字才生神有劲、笔飞墨舞?每天坚持临帖几个小时都不觉得累。他只有在练习书法中才能找到无穷的乐趣。多年来,他参加区内外书法展荣获金奖6次、银奖3次、二等奖1次、三等奖1次。2001年5月,他还受邀到北京参加中国首届老年书画获奖者颁奖大会。
覃老关心同事,乐于助人,是一个大家公认的热心肠之人。他经常和老同志一起学书法,品人生。在他的带领下,县老年书画协会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对于晚辈,他重感情,言传身教,关心他们的学习、生活情况,并为他们购买生活用品和学习资料。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覃老说,自己虽已耄耋之年,但有书法陪伴,在翰墨书香中他找到了幸福和快乐。
改变人生   从一张特殊奖状开始
覃兆学是覃老的大儿子,今年54岁,他说爱上书法有点偶然。
1988年,覃兆学在宾阳南地中师班读书时,有趣的书法课让他欣喜若狂,并迷上临摹练字。次年,他用自制美工笔写一幅硬笔行书作品在全校书法比赛中荣获特等奖,轰动了全校。也正因为这张奖状,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中师毕业后,覃兆学到上林中学任教,但热爱书法劲头不减,反而愈加强烈。他日夜读书临池,从不间断,经常练书法到凌晨一二点钟。
1990年9月,覃兆学参加中国书画大学书法大专班函授,学习期间,他认真研读古人书论,疾笔临经典名帖,书法创作和理论功底才得到长足的进步。特别是在中南民族学院学习的那一段经历,让覃兆学的书法作品得到质的飞跃。当时,学校书画社经常邀请武汉书法名家到学校上课,教师们的风趣语言、精湛技法、精彩讲座,让他眼界大开,从而更加坚定追求书法的信心。
武汉是座文化名城,名胜古迹很多,覃兆学每次上街总忘记不了观赏匾额,见到好的条幅、字迹往往驻足不前,揣摩良久。课余时间,他置身于宿舍之中,展纸舒毫,尽情挥墨,诗词佳句尽兴写来,惬意至极,往往忘乎自我。1993年,该校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举行共青杯书画、摄影、写作等八大系列现场创作比赛,他勇夺书法第一名。获奖后同学们慕名向他索取作品,学校图书馆也想收藏其作品,为此他忙得不亦乐乎。
2014年7月,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和浙江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书法博士生导师陈振濂教授在杭州举办全国书法教师“蒲公英公益培训”班,覃兆学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在陈教授和中国美院书法博士团队的悉心言传身教下,他触摸到最权威学院书法理论和技法,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经过十多天的魔鬼训练,他丢掉了陈规用笔陋习,专注理解笔法妙谛,书法之真谛又得到“脱胎换骨”。
覃兆学的书法诸体兼擅,楷书沉浸在王献之十三行和文征明小楷之间;行书方面,近十年来泛滥于苏米王;隶书钟汉隶礼器;草书猎及张颠醉素,《书谱》用功最勤。在书法实践中,他偶尔也参加一些展会,也有所收获,作品入选广西区展。2008年他获得全国教师“三笔字”书法比赛毛笔一等奖、南宁市“千人书画展”书法二等奖,多次荣获南宁市教育系统书法比赛一等奖。2013年高考,他指导一个学生考上广西艺术学院书法教育专业,该生也成为上林第一个书法专业科班生。
中国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有文化自信,而书法又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为了让文化自信薪火相传,覃兆学甘当人梯,做一朵默默无闻的蒲公英,让书法艺术遍地开花。 
此外,覃兆学在上林摄影家协会当中是个响当当人物,在不少宾馆和公共场所都悬挂着他的摄影作品,如《东红渡槽》、田园风光、大龙湖的美景、毛塘的雾景等。这些来之不易的成绩是他在大学期间系统地学习摄影理论知识和近十年来的历练与实践操作的结果。他经常顶着寒风刺骨独驾摩托在路上狂奔:洋渡、覃排不少山头留下他的足迹;他曾几回半夜独攀龙江高山,就是为了目睹大龙湖的第一缕阳光。
2008年以来,覃兆学的一幅幅亮丽的上林文人景观和自然风光摄影作品脱颖而出,或展示于网络,或刊登于报纸,得到了各界好评。2010年,作品《东红渡槽》荣获中国摄影家主办“壮乡水韵全国摄影大赛”优秀奖,他也成为上林第一个入国展摄影家。近十年来,因摄影技术日臻成熟,他有二十多幅作品参加区内外摄影赛均获奖。他也曾多次担任我县各类大型会议、区市领导到上林视察摄影师。他经常谦虚地说,书法和摄影刚刚起步,今后要走的路还很远,需要更加地努力才行。
春风化雨   润物细无声
由于爷爷和父亲写得一手好毛笔字,颇受人们敬重。在家风潜移默化的作用,目前,覃冠华和覃厚华两兄弟也正浸润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那粒书法种子已深深种在他们的内心里。
从小学五年级开始,覃兆学就把培养孩子继承中华传统文化为己任,有计划、有步骤引导他们学习书法,每天放学回家毛笔练习一小时是必修课。可是,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网络知识鱼龙混杂、游戏世界充满诱惑,无时不在撞击着青少年的心灵。正因为如此,读初三的覃冠华和覃厚华两兄弟也受到了影响,对比较枯燥的书法产生思想抵触,但覃兆学均能耐心加以引导,鼓励他们克服浮燥心态,专心练字。目前,他们的妈妈也加入到学习书法队伍中,家庭学习书法氛围更浓了,学习书法劲头更足了。
在覃兆学的指导下,覃冠华学习颜体楷书已有三年,目前正学习王羲之行书《兰亭序》,从他的作品中已渐露出书法功底和潜资,因此在多次参加县、市青少年书法比赛中均获奖。覃厚华学书法较晚,覃兆学因材施教,让他先练写颜体楷书,然后再学习魏碑楷书。近年来,在上林县中学文化体育艺术节书法比赛中,他崭露头角,荣获一等奖两次、二等奖一次。更有趣的是,受父亲摄影熏陶,他也迷上了摄影,在学校大型活动上常常看到他的忙碌身影,或为同学拍照,或为班级活动录像,成了一个“小记者”。
这就是覃启猷老人一家祖孙三代书法、摄影艺术追梦之历程。
上一篇:民俗节庆 下一篇:民俗上林